麻豆传媒视频在线看完整版

之后丹妮又和伊蒙测试了高浓度酒精、醋、芥末与石灰膏等常见消毒物品。

怎么说呢

学士研究出的芥末石灰膏几乎没用,不能有效降低样本表面的病毒数量——石灰的确能抑制病毒,但要达到这个效果,需求的石灰浓度太高,高到能伤害人的皮肤。

反而是高浓度酒精,来到异世界,面对有魔力的“魔兽病毒”,依旧效果杠杠的。

没能杀死灰鳞病病毒,却可以有效抑制病毒蔓延。

关键是酒精对人体无害。

这个结果让老伊蒙难堪到极点。

“没想到学城花费几代人,上百年时间研究出的膏药,还不如街头最廉价的葡萄酒管用唉!”

老学士好似突然间被抽空精气神,神情疲惫揉了揉太阳穴,垂头丧气离开实验室。

他受到的打击太大,得回去睡一觉,调整下心情。

丹妮还是兴致勃勃,测试过灰鳞病病毒,她又开始研究“基因”。

瓦雷利亚人的基因检测并非针对碱基对。

清纯漂亮的脸蛋

巫透镜连dna都看不见,更不可能看到组成dna链条的碱基,但这个世界很魔幻。

不同基因,引动的超凡魔力也不一样。

简单来说,麻瓜的基因与巫师的基因不同,基因中蕴含的灵质亮度、密度、颜色也不一样,能够通过巫透镜明确分辨出来。

丹妮用精神力连接巫透镜,能看到自己的基因:好似秋天正午的麦田,金晃晃一大片。

然后,她以自己的基因作对比物,观察了小伊耿的基因,五颜六色的光点中有稀薄的金黄。

每一颗光点,无论是金色还是绿色、红色、青色它们都有一种波动,可以通过巫透镜感知都那种波动。

通过巫透镜仔细感知金色光点传来的波动,丹妮有种莫名其妙的感悟:金色光点代表神秘力量,代表坦格利安(瓦雷利亚)真龙血脉的纯净度。

丹妮开始用伊耿的基因上的极薄金色光点,与她自己的进行波动对比。

第一,两人有波动相同的金色光点。

——这说明两人之前的确有血脉上的联系。

第二,伊耿拥有的金色光点她都有,但她基因中的金色灵质光点,他缺失非常非常之多。

——这说明伊耿的超凡基因远不如丹妮,伊耿的真龙血脉不如丹妮纯粹。

为了证明这种波动的金色光点属于坦格利安专有,丹妮还用之前剩下的血液样本——老伊蒙和火法师的血,观察了其他人的基因。

基因显出的金色灵质每个人都有,只不过大家的波动信息不一样。

只老伊蒙与伊耿的金色光点,和丹妮有一样的波动。

可以肯定,伊耿百分百是丹妮亲戚。

但老伊蒙的金色光点比伊耿高几倍,即便伊耿的母亲是多恩公主,可伊蒙的母亲也不是坦格利安啊!

嗯,伊蒙与亚夏拉是亲戚,他的母亲来自星坠城,是戴恩主家的嫡女。

考虑到龙家几乎灭族,考虑到瓦里斯的计划,考虑到克林顿与亚夏拉,丹妮十分勉强地认可了伊耿雷加之子的身份。

——伊耿不是雷加儿子,那他能是谁呢?

丹妮看到对比数据后是这样想的。

可很快的,她的想法又发生了改变。

因为她观察了提利昂的血液!

提利昂作为感染阿斯塔波几十人的“毒王”,实验室内当然有他的血液样本。

可提利昂的血液中竟也金黄一片,比伊蒙还浓郁。

更让丹妮目瞪口呆的是,提利昂的黄金光点有与她一摸一样的波动。

“咚咚咚“

半夜三更,老伊蒙的卧室房门被拍得震天响。

“谁呀?”好一会儿,传来伊蒙起床的声音。

“是我,”丹妮压抑着激动,低声道,“出大事了。”

“吱呀——”房门打开,睡眼朦胧的伊蒙打着哈欠道:“丹妮呀,大晚上的,出了什么事?”

丹妮身子一侧,入泥鳅般从门缝滑入伊蒙的卧室,对疑惑不解老人道:“提利昂有坦格利安的真龙血脉。”

“什么?”伊蒙有点蒙。

“巫透镜能检测基因,老爷子知道吧?”

“嗯,可惜我没有魔力,无法精神力外放,不能感知基因上的灵质波动。”老伊蒙遗憾道。

“伊耿有真龙血脉,但很稀薄,比你更稀薄。”丹妮道。

“这个”伊蒙脸上露出意外之色,迟疑着说:“他的血脉比我更纯粹才对,我并没有坦格利安典型的银发。”

嗯,伊蒙是黑发,只不过他年纪大了,乌发变银丝。

“你是说,他有可能是假的?那么,坦格利安还有其它旁系吗?”丹妮一惊。

“我和你曾祖父还有两个亲妹妹,丹妮菈和雷迩,她们的血脉还存在,但隔了五六代人,算不上旁系。

而且,瓦里斯也没必要用旁系换直系,没意义。”伊蒙道。

丹妮之前也是这么个想法。

“也许,伊耿天赋差。就像你天赋比先祖更强,他运气不好,血脉浓度较低。”伊蒙猜测道。

“哎,重点不是伊耿,”丹妮一摆手,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道,“老爷子,提利昂也有真龙血脉!”

“你看错了吧?我们坦格利安没有公主嫁给兰尼斯特,而且提利昂的父母是堂兄妹。”伊蒙摇头道。

“没看错。基因不会骗人,他的血脉浓度很高。论血缘关系,似乎比你、比伊耿,更与我接近。”丹妮肯定道。

“这”伊蒙完蒙了。

他抱着脑袋,在宽敞的卧室内来回走了好几圈。

突然,老头猛地顿住,道:“丹妮,你赶紧联系巴利斯坦爵士,他是你父亲的御林铁卫,一定知道伊里斯与乔安娜的事。”

丹妮没立即行动,反而惊奇问道:“乔安娜是提利昂母亲?她和伊里斯有一腿?”

“有谣言,在你祖父加冕时,乔安娜来到红堡,便与你父亲之后还当了你父亲几年情人,再之后才嫁给泰温。”

说到这,伊蒙苦笑摇头,道:“现在看来,很可能并非谣言。如果提利昂真是你父亲的私生子,至少说明乔安娜真与你父亲有过不荣誉的私情。”

英明神武、冷傲卓绝的老狮子死在厕所就够窝囊了,现在头顶上又笼罩了一片多斯拉克大草海

难道,她一直都错了,权游最惨之人其实是老狮子?!

丹妮神色纠结好一会儿,才长舒一口气,叹道:“这下便能解释清泰温对伊里斯这么狠了,也能解释清泰温为何在‘紫色婚礼’一事上拉偏架了。”

“你去问问巴利斯坦,在提利昂出生前,伊里斯与乔安娜有没有瓜葛?”伊蒙催促道。

“好吧。”

龙女王的寝宫就在伊蒙卧室对面。

丹妮回到卧室,拿出玻璃蜡烛,开始联系白骑士。

嗯,阿斯塔波这边正午夜时分,万里之外的狭海大概在下午四点左右。

碧波如镜的密尔海,一长串挂着白塔旗帜的平底货船自东方逶迤而来。

巴利斯坦站在舰桥,手持双筒望远镜眺望远方的海船,心中感慨万千:今日之后,自己率领‘皇家舰队’抢劫商船的事迹就要在狭海两岸流传开了,也不知会不会有人骂自己是海盗。

想到这儿,他连忙回过头,打量主桅杆上的旗帜。

然后,老骑士勃然大怒。

“‘地瓜’肯特,我让你挂坦格利安的三头龙旗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白骑士指着桅杆上的骷髅海盗旗,向甲板上的大副狂吼。

长得像地瓜的矮墩汉子叫道:“大人,咱们现在是坦格利安皇家海军。您说的,要爱惜皇家海军的荣誉。

打劫的时候挂真龙旗,不是给女王、给咱们皇家海军丢脸吗?”

肯特原本是维水大王麾下一名海盗船长,也是瑟曦的皇家海军舰长。

也就是说,“地瓜”肯特出身王领,来自君临。

所以,对巴利斯坦爵士和龙女王,肯特并不陌生。

事实上,奥雷德维水的几千海盗小弟多来自王领,坦格利安对他们,犹如史塔克之于北境人也许要除二。

对龙女王的认同感,比对瑟曦更高。

王领之人对兰尼斯特没忠诚度,否则这些人也不会被维水大王唆使着背叛铁王座了。

“此事另有隐情,需要把女王劫掠海塔尔家族粮食的消息传出去。”

巴利斯坦干脆把肯特拉到身边,低声耳语道:“海塔尔投靠女王了,这是一场戏。”

“喔~~”地瓜肯特恍然。

“嘴巴严实点,别对其他人说。”巴利斯坦告诫道。

“我明白。”肯特点头,离开舰桥,指挥人换旗帜去了。

“瞒不住的。”突然,一道清越女声在巴利斯坦耳边响起。

老骑士一惊,回头一看,果然是女王陛下。

她正伸手挡在额头前,身影在太阳下扭曲变幻,似乎还在冒烟?

“阳光灼热,去船内。”

留下这一句,丹妮的身影又消失不见。

巴利斯坦左右看看,见暂时没人把视线投向舰桥,松了一口气,赶忙退入船舱。

一直小跑到舰长室,关上房门,才再次见到突然闪现的龙女王。

“陛下,有急事?”巴利斯坦问道。

“我父亲与乔安娜·兰尼斯特什么关系?”丹妮单刀直入地问。

“这,您问这个干什么?”老骑士神色犹豫。

“是不是听到不好的传言?语言就像风,他们都死去那么多年了,真有什么流言蜚语,也没必要太在意。”

“呵呵,如果只有流言蜚语,我也不会急着来找你了。”丹妮嘴角勾起一缕讥诮的笑意,“可惜,他们留下来的东西不会随风而逝。”

巴利斯坦的蓝色瞳孔猛地收缩,颤声道:“您什么意思?”